灵遁者短篇爱情小说:阳与阴

[ad_1] 导读:M阻止道:“别啊。我准备养一条狗。正好给它当狗窝,烂沙发不更好吗?” 阳与阴 ——灵遁者 对于L来说,这个夏天注定是难忘的。迫于生活压力,他背井离乡来到了新疆,在这个叫元华印刷厂的地方开始了新工作。听说秋天里,新疆的胡杨林非常漂亮,L想去看看。 但此时,他坐在一张破沙发上晒太阳。而在他的对面,阴影处也坐着一个女孩,她没有在晒太阳,她在放风。对的,用“放风”这个词比较准确,就好像“风”是她养的宠物。中午休息的时候,一定要出来遛一遛才好。她有着天然自来卷,像葡萄一样的大眼睛,哈密瓜一样的圆脸蛋,圆润修长的腿,总之符合L对于新疆本地女孩的一切幻想。 坐在他对面的女孩叫M。这个印刷厂,就是她一个表哥开的,下班的时候,有时候她坐着老板的车一起回去。 M总是穿着白色的裤子,各种形式的白色的裤子。有几次L甚至忍不住想问:“你只有白色裤子吗?”也许答案很简单,女孩喜欢白白净净,而白色不正是这样的感觉吗?如果M不怕晒的话,大概也会坐到自己这边吧。 L不怕晒,皮肤也不白。他总觉得坐在阴面有种阴森感,是他不喜欢的感觉。他这种行为在M看来,也是奇怪的。M有次想问他:“你是要把自己晒成非洲人吗?”   每次M在阴面放风的时候,也会站起来在太阳下走上一会。每当这个时候,她那白色的裤子,就更加刺眼了。 你可能会问,一个印刷厂的同事,坐在彼此对面,不聊天吗?是的,他们几乎没有聊过天。L得承认,自己有过很多次冲动,要找一些话题,来了解这个女孩。但他从未开过口,每次见面,都是点头。 有些人从小话就不多,L正好是这样的人。L的父亲,也是这样的人。别人不问他话,他从就一声不吭。L也变成了这个样子,这是她母亲不愿意看到的。 M不是这样的,M小时候是个话痨,蹦蹦跳跳那种。她也谈过几个男朋友,在初中,在高中……后来就讨厌了生活,再后来就话少了。她总想着,有一天要离开新疆。这个大到无法靠散步走出去的地方,似乎没有一点起伏波澜。生活就像牛羊咀嚼草料一样。吃下去,它们还要重新咀嚼一边……M讨厌那样的感觉。 而L是能给人平易近人,安静,成熟的样子。他好像走过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似的。和谁都不紧张,和谁都不陷媚。她曾经和自己打赌,不出一个星期,L会走过来,向自己要电话,或者约自己吃饭。而现在一个月过去了。她输了,好在L不知道这个赌约。   每天坐在彼此对面,却不开口,有时候会尴尬。一抬眼就是对方,L找到了回避尴尬的最好办法,就是闭目养神。有时候阳光毒的时候,他会把报纸盖在头上。而这个时候,M总会想,他不会被晒晕吧。M知道自己多虑了,因为到2点上班的时候,L总能醒来。就好像他从来没有入睡一样。 事实上,对于L来说,也不算入睡,就是闭目养神而已。相反,M有时候如果这样去闭目养神,超过15分钟,她就睡着了。而且睡的很甜,就好像在自家床上一样。M是躺在藤椅上放风的,L总会觉得,那前后晃悠的躺椅,是对他的催眠。这也是他不去直视M的原因吧。 比起这个躺椅,他更喜欢太阳下的那张破沙发。每次坐上去,都热乎乎的。就好像老朋友切好茶在等你一样。有时候L想,如果人与人的相处,就这么简单,该多好啊。 而在M看来,如果L穿的不那么邋遢,不总是一下子窝在又破又脏的沙发里,就一定更有男人魅力了。他是设计组的,又不是一线工人,干吗这么邋遢呢。

Read more